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创新研发 >
创新研发
这里的实验室会赚钱——看一座技术园区如何优化研发人才创新环境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10 17:09 浏览量:

  30年前,这里是城乡分界线,被戏称为“城市地图外两厘米的地方”;30年间,这里诞生了万瓦连续光纤激光器、数字正电子发射断层成像仪、国际电联标准……

  500多平方公里,1800多家高科技企业,平均每天10多项发明专利诞生——光谷,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路宽了促进沈阳换路灯“增亮”。我国重要区域创新中心,缘何迸发如此的创新能量?

  1976年,我国第一根光纤在烽火科技的前身——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诞生。此后,武汉邮科院进行公司化改革,自谋生路。虽然刚开始光纤光缆等产品供不应求,但不久就遇上互联网寒冬,烽火通信等子公司业绩出现了大滑坡。“创新和研发是高科技企业的生存根基,啃老本走不远。”痛定思痛,公司负责人决定降薪裁员、改革绩效管理,通过市场机制激发研发人员创新活力。

  烽火通信试水股权激励,200余名技术骨干获得公司股份,成为央企控股上市公司中员工持股的先行者,5年行权期内,销售额翻番。2014年底,实施了第二期股权激励计划,对象扩至732人,包括骨干管理层与核心技术人员。股权激励下,烽火科技自主创新能力逐渐改变跟跑状态。

  “以前因为地处内陆,难以吸引企业研发人才,更谈不上大企业落户了。”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说,但光谷周边聚集了42所高校、50多个科研院所,何不先行先试做好转化这篇大文章,将智力资源转化为线年,光谷获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开展股权激励等试点。截至目前,70余家国有及校办企业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研发人员成为股东,能让职工利益与企业利益更紧密地联结,调动他们的创新积极性。”夏亚民说。

  2012年,武汉率先在光谷开展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创新试点,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与事业单位科研人员留岗创业,转化收益70%归研发团队。去年,光谷再次放开科技成果转化限制。

  一系列优化企业研发人才创新环境的举措,成就了一个个会赚钱的实验室,让一批科研院所背景的企业成长为行业翘楚。光谷,这条曾经的电子一条街,如今已发展出光电子产业的世界级产业集群,正在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创新中心。

  在武汉锐科研发中心,万瓦光纤激光器快速击穿钢板。但11年前,我国工业光纤激光器全部依靠进口。第二批“3551光谷人才计划”入选者、激光领域专家闫大鹏,改变了这一尴尬局面。2007年,他与光谷企业华工科技展开合作,创办了武汉锐科光纤激光器技术公司。

  为吸引并留住科技人才,东湖高新区在企业注册、融资、配偶安置、子女入学、居住就医等方面开辟绿色通道。2013年,锐科激光研发出万瓦连续光纤激光器,使中国成为第二个掌握这项核心技术的国家。

  2009年,光谷提出“3551人才计划”,用3年时间,在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主导产业,引进和培养50名左右科技领军人才、1000名左右高层次人才。

  如今,该计划已经成为了光谷吸引全球英才的强大磁场。9年来,累计投入15.7亿元专项资金,围绕高新技术等产业招才引才。截至目前,已有5000多个海内外人才团队集聚光谷。

  光谷还是大学生、年轻人的逐梦之地。160万人口中,70%为35岁以下的年轻人群。2013年,光谷搭建创业者和投资人、企业家交流交易的平台,帮助120多个项目累计融资30亿元。近万名博士、6万名硕士,上千个大学生创业团队在光谷创新创业。

  “我们能不断取得技术突破,与相关部门及时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是分不开的,可以腾出手来投入更多研发资金。”长飞光纤光缆公司财务人员王义超表示,仅2017年,公司累计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等1.15亿元。

  30年前,长飞只是荷兰飞利浦公司的一个中国工厂。“甚至一个螺丝钉、一个配件都需要进口,人家要加价,你还是得买,因为是独家。”总裁庄丹至今记忆犹新。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此后,长飞设立研发中心,掌握源代码,自主改造升级。

  从专项资金“搭桥”股权激励到科技企业注册资本“零首付”,从鼓励设立天使基金到大力度的税收扶持政策,光谷一系列创新举措,缓解了长飞研发投入的后顾之忧。

  “每年销售额至少5%用来做研发,研发费上不封顶。”长飞研发中心总经理王瑞春说。如今,长飞已拥有境内外专利权300多项,一半以上是发明专利。

  光谷还集聚各类金融及服务机构超过1500家,其中银行科技支行达到24家,是全国科技支行最密集的区域之一。去年12月,武汉挂牌成立光谷金融控股集团和500亿元规模的光谷产业发展基金,计划打造全国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带动超万亿元社会投资。

  今年上半年,光谷专利申请量超1.4万件,平均每天70多件。“未来,要继续为企业研发人才提供创新环境,打造国之重器,培育一批科技产业领域的领跑者。”光谷创新发展研究院院长赵荣凯说。(范昊天)

  相比奥利弗·普罗特曼或者米粒这样的电商界“中国通”,更多的德国电商业主仍在努力适应入华带来的“文化冲击”。为回应这一挑战,德国电商协会当天还特别邀请到来自微信公司的代表为德国企业讲解“为何微信是进入中国市场的必备工具”。

  支配地位也叫优势地位,典型状态是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也包括两个合谋的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或三个合谋的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

  近来常听到传言说,微信可以转发语音骗钱,并且已经有多地的多人上当。为此,腾讯官方提示大家:如果发现了这样的“李鬼 ”微信,可投诉举报,搜索微信小程序“腾讯举报受理中心”投诉即可。

  华中首个5G联创行业应用开发实验室1日在华中科技大学揭牌成立。到今年底,湖北移动预计将建成不少于100个5G基站,实现规模组网,完成技术测试任务。

  这些智能“钢铁侠”除了充电以外,风雨无阻,全天候对站内2800个点位进行循环监视,持续为运维人员推送现场的运行数据。

  虽然人工智能在一些方面的表现已超越了人类,但这不代表它真的很聪明。香港科技大学叶玉如院士表示,类脑智能是人工智能的一种新形态,也是人工智能重要的研究手段。北京邮电大学李德毅院士提出了反用驾驶脑的观点,用人工智能研究脑科学。

  加拿大女王大学推出拥有柔性显示屏的平板电脑。除了极富创新性的柔性显示器外,该平板电脑的原型还配备了一个摄像头,用户可以将卷起来的“魔法卷轴”用作基于手势的控制设备。

  研究人员发现,与简易精神状态检查(MMSE)方式相比,通过画钟测试的患有重度认知障碍的高血压患者要比前者检出率高出15个百分点。此项研究还发现,画钟测试的结果可用于检测大脑中无声血管损伤的依据,并可以用于确定高血压患者患有痴呆症的风险指数。

  最近,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研究人员设计了一种基于纳米技术的应用方法,用于检测和治疗有害细菌导致的牙菌斑和蛀牙。Pan设想,临床上牙医可将探针应用于患者,配合使用X光机便可准确地可视化牙齿上生物膜斑块的范围。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30日报道,按不同的键所花费的时间可以显示是否有手部震颤的症状,该症状影响了75%的患者,在80%的情况下,可以确诊老年痴呆。

  人工智能的应用,可能是影响深远的社会伦理试验。应通过算法给智能机器嵌入人类的价值观和规范,让它们具有和人类一样的伦理道德。尽管当前处理单项任务、完成人类指令的“弱人工智能”自主性还很低,人们却不能因此忽视新技术应用的潜在隐患。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30日报道,俄罗斯将公开斥资打造的全新克隆设备,旨在恢复包括长毛象在内的久已灭绝的物种。俄罗斯将要首次使用一个价值4012万人民币的全新克隆设备,旨在重现长毛象和其它灭绝已久的物种,包括毛犀牛、穴居狮子和久已灭绝的马品种。

  中核集团首席信息官庄火林表示,核工业发展需要国内外核科技工作者大力合作、大力协同,核科技的事业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事业,核科技的发展需要全人类共同的智慧结晶。

  一手要项目,一手“转包”“分包”,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工程承包领域,在科研领域也时有发生。某科研院所信息科学科研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大项目下面有若干子课题,这些子课题难免与其他项目存在内容交叉,将部分子课题分包给有研究基础的其他学者或公司顺理成章。

  据外媒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团队近日成功利用3D打印技术,研发出一款能模仿视网膜功能、可感应光线变化的“仿生眼”。据报道,研究人员把玻璃制的半球体放进3D打印机中,打印机将含有银粒的墨水均匀地印在半球体上。

  我国科学家团队30日发布一项重要研究成果,即国际上首次从单细胞水平系统阐明了人类精子发生过程中的基因表达调控网络和细胞命运转变路径,成功绘制了人类精子发生的高精度单细胞转录组图谱。

  一项国际研究发现,胆结石的形成与特定细菌的基因有关。科学界已经发现克雷伯氏菌等细菌与胆结石的形成存在关联,但尚不清楚这些细菌在人类胆囊中生存并致病的机制。

  随着海水由于气候变暖而升温,海洋生物将向更冷海域迁徙,渔业产量将大幅减少,未来人们餐桌上的海鲜也会越来越少。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日本北海道大学、美国环保协会等机构的科学家,模拟研究了气候变化对全球915种鱼类的影响。

  天文专家介绍说,9月2日,天宇将上演行星金星“合”恒星角宿一的美丽天象,届时,这两颗亮星将近距离接触,为公众上演一幕浪漫的“星星相吸”。

  俄罗斯航天集团8月30日说,国际空间站出现轻微漏气,初步查找发现可能是太空微陨石撞击空间站上对接的俄飞船出现微小裂缝所致。俄罗斯齐奥尔科夫斯基航天研究院院士热列兹尼亚科夫认为,上述裂缝不会危及宇航员安全,因为站内所有舱体之间以及飞船与空间站之间在必要时都能相互隔离。